喜迎二十大 奮進共富路

您的位置:奮進新征程 建功新時代 > > 喜迎二十大 奮進共富路

喜迎二十大·我們這十年丨大貓駐島醫生李光魯 幾十年如一日守護一座島,只因這里是家

2022-09-29 15:39 李光魯/口述 記者 姚舜妤/整理

  16歲進入舟山衛生學校學習,畢業后,李光魯回到大貓島成為一名“赤腳醫生”。幾十年來,李光魯在大貓的青山綠水間跋涉,和島上的居民處成親友,也見證著這座小島越變越好。風雨阻擋不了他行醫的步伐,他治愈著小島的一個個小家,也被小島的百姓治愈著?!爱斄诉@么多年醫生,我切切實實體會到了什么是‘滴水之恩,涌泉相報’。 ”

李光魯為老人把脈

  響應國家號召 畢業回鄉做“赤腳醫生”

  我是土生土長的大貓人,家住在大貓庵基崗。16歲的時候,我在當時的舟山衛生學校學習。那會兒毛主席提出了“六二六”指示,要把醫療衛生工作的重點放到農村去,為響應這個號召,全國各地都在培養“赤腳醫生”。我也一樣,從農村里來,再回到農村,在公社的農業大隊當“赤腳醫生”。

  1971年前后,大貓每戶人家都拿出一元五角錢成立了一個衛生站,我做“赤腳醫生”也要拿工分,主要靠采草藥和給人針灸。

  大貓島的草藥其實有不少,比如一枝黃花、五味子、益母草等等,只是很多人認不出。農村經濟條件差,去城里看醫生,很多人是承擔不起的,所以治病大多靠中草藥,不過輔助的西藥我們也備著,因為西藥用于急救起效快,高血壓、腰肌勞損一類的慢性病就靠中藥和針灸慢慢治。

  大貓共有5個大隊,除了我之外,還有4位“赤腳醫生”。改革開放之后,村里的合作醫療大多撤銷了,我也就離開了醫務崗位,在大貓找了別的營生。不過雖然名頭上不再是醫生,但鄰里鄉親有點小病小痛,或者不知道吃什么藥還是會來找我,我也樂于幫助他們,給一些醫療建議。

  年輕醫生受不了大貓的寂寞 來一批走一批

  大貓島地處偏遠,交通不便,現在去大貓從定海民間碼頭出發,乘船不到一小時就能到,而過去進出島只能靠人力驅動的搖櫓船,載重只有兩千多公斤,一艘船最多可以坐10個人,但那時候的人不講究交通安全,能擠的也就都擠上去了。從我家在的庵基崗去定海是最近的,但是靠南邊的那些島民要去定海,碰上風向、潮水方向不好,有時候早上出門,晚上還沒到。

  還有生產隊的農用船,大貓人種番薯,曬干之后拿到定海來換大米?,F在有名的大貓土豆倒是后來1975年左右才開始種的。

  我離開崗位之后,也有不少專業院校畢業的醫學生被分派到大貓衛生院做駐島醫生,他們屬于正式的醫生,而不是我們這樣的“赤腳醫生”。但是年輕醫生不安定,吃不了苦,一屆又一屆的醫生去了之后不想待。

  大貓物資也很匱乏,有學校、信用社、供銷社,但是沒有菜場,要吃點蔬菜水果,除了島民自己種的,只能去定海買。衛生院也是唯一一所,在上班的醫護最多只有3人。種種原因導致每次分配過去的年輕醫生,沒熬個幾天就回定海要求調回來,老幾屆的醫生頂多待兩年,也不想留了。

  公社看到這種情況,認為不是長久之計,就提出了要專人培養,我也因此回到了衛生院。

  大貓十三岙 家家戶戶的情況都了解

  大貓以前也有一位陳醫師,是專業的助產士,在島上辛辛苦苦堅守了十二三年。等我回到崗位上的時候,大貓就只有我一個醫生了。

  因為從年輕時候就開始在島上當醫生,大貓十三岙,每戶人家有幾個人,成員叫什么名字,屋子是朝東還是朝西,我都一清二楚。

  沒有電動車和沿海馬路的時候,行醫只能靠走,島上幾乎所有地方我都走過了。其實走山路比走沿海馬路快得多,因為距離更近。

  不論是白天還是晚上,刮風還是下雨,哪怕是臺風天,只要有情況,我都要出門行醫。有時候半夜接到電話出門,老伴就非常擔心我,因為只有我一個醫生,沒人能幫我,出門的時候,她就反復叮囑我路上慢慢走。前些日子,臺風“梅花”來了,風雨最大的時候我也去了衛生院值班,哪怕年紀大了也是職責所在。

  自從進了衛生院,我就以衛生院為家了,沒什么事不會回自己的房子。

  現在大貓一共有4名醫護,每三四天輪一次班,人手多了,做事方便不少,我總說自己是在享福了。

  過去的大貓醫療條件差 氧氣罐靠人背

  以前的醫療條件和現在相比,那是天差地別,過去的大貓可以說是沒有醫療條件,但是打預防針抓得很緊,因為那時流行病多,防疫種類很多?,F在的防疫流程更加正規,孩子出生就要打各種疫苗。

  疫苗之外的條件就完全沒法比了,人有一點病,什么時候能送到定海都不知道。常見的高血壓和糖尿病例還是現在多,因為當時人們健康意識差,根本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。比如心口疼了說吃毛雞蛋能治,都偏信一些土方。得了急性膽囊炎,說這是腎痛,而現在就能診斷出到底是胰腺還是膽囊或其他地方出了問題。

  我自己第一次聽說癌癥是在十一二歲,因為那時爺爺得了胃癌,我才知道有這么一種病。還會碰到大范圍傳播的疾病,比如大批人出現腹瀉癥狀,我就要在每一口飲用水井里倒漂白粉消毒。

  在這里當醫生,你什么都得會。當初學習時就學了全科,針灸、中藥、兒科、內科、五官科等等都要學,甚至婦科接生也要學。村里雖然有產婆,但碰到難產等危急情況,就要求助更加專業的醫生。

  醫療器材也差,比如血壓計都是要手捏打氣囊的。氧氣瓶里的氧氣用完了要靠人運出去充氣,幾百斤重的一個罐子,我就自己一個人背到定海充氣再背回來,以前用氣量少,一個瓶子的氣能用三四個月。

  近十年,人變少了 但醫療條件越來越好

  現在的醫療條件好太多了,血壓機是自動的,需要氧氣,機子能直接制氧。

  以前有一位婦女住在外沙碗,有一天,她丈夫打電話給我說妻子犯了“麻痧”,突然暈倒,沒有意識了。上了年紀的人犯“麻痧”是很兇險的,我趕到現場一看,人已經基本測不到血壓,瞳孔也有些散大,我急忙給她打了腎上腺素急救,掛上鹽水,但因為沒有設備,診斷不出具體是什么毛病,只能叫船把人送到定海。后來診斷出來是腦血管瘤破裂,幸運的是她的預后很好,現在依舊健康。如果當時天氣惡劣叫不了船,那她可能沒有生存希望了。

  前年有一個男性,冬天刮大風的時候,被空中墜物打到了背,后來開始咳血,我擔心他傷到了肺,萬一有氣胸也很麻煩。打電話給區里之后,政府派了直升機過來把他送到本島的醫院?,F在打120,政府都會派船過來,小船開不了就派抗風等級更強的大拖輪,或者派直升機,人們的生命安全更有保障了。

  近十年,大貓的常住居民雖然少了很多,島上的老年人只有400多個,但是大家的生活條件是越變越好了。一直住在島上可能注意不到每天的變化,但是過了十年、幾十年回頭看,就會發現變化是翻天覆地的。比如島上修了沿海馬路、路燈和碼頭,兩年前通了自來水,民生實事項目不斷在落實。我個人的生活也變化很大,我時常說咱家已經不是小康水平,是大康水平了。十二年前,我還被評為省勞動模范,得到的榮譽大大小小也很多。

  當了這么多年醫生,我切切實實體會到了什么是“滴水之恩,涌泉相報”,只要你真心待你的病人,病人待你也一定是真心的。有時候只是給他們治好了普通感冒,他們也會一直記在心里,地里的茭白、梅豆收獲了,送一些過來給我,這些都是情誼。

  現在我67歲了,60歲退休的時候,村里還有很多老百姓犯愁,說我走了誰給他們看病,于是我又回到崗位了。就算我有一天真的不做衛生院的醫生,只要大家有需要,只要我還干得動,一定會去的。

99久久免费只有精品国产性色av